重點在「流散族群」而不是「流亡政府」(蔡英文)

重點在「流散族群」而不是「流亡政府」(蔡英文)
2010年05月29日蘋果日報
原本一段促進族群和諧的發言,竟然會因為選舉,而被扭曲、炒作成政治對立。從什麼時候開始,誠實地面對這塊土地的過去,必須承受這種壓力?我不想因這些指控而退卻,反而更要堅定地往前走,因為從這次「流亡政府」的爭議當中,我更加確認建立新的政治文化,對台灣社會的急迫與重要。
其實,不需要在「流亡」這個詞上作文章,因為它已經透過民主程序被解決了。真正需要被關注的議題不是流亡政府,而是流亡政府所製造出的流散族群。台灣族群議題如果追本溯源,其實都來自於當初威權統治製造的分裂與扭曲;外省族群因為戰亂被迫遷徙,本省族群在威權統治下面臨壓迫,那個恐懼不安的年代的人民悲劇,才是政治人物應嚴肅面對的歷史。
如果我們認真回頭檢視,在國民黨的威權統治之下,除了少數統治集團之外,所有人都曾經是受害者,而外省族群被國民黨迫害的程度,也不下本省族群。我一直相信,並非所有外省族群都曾經是特權階級,那些一無所有的老兵,與本省籍的底層民眾一樣,都是不公平體制下的被剝削者,他們也都是台灣共同體不可或缺的一員。
實踐黨綱文化包容
在這樣的信念下,民進黨應該做的,是用誠意化解族群間不信任與不認同,並在為台灣規劃未來藍圖時,創造一個讓他們覺得可以安身立命、不需再次流散的環境。而國民黨,則必須放棄將外省族群視為被動員的對象,並且誠實地面對自己過去在這塊土地留下的傷痕。
民進黨始終相信多元價值、相信族群平等、相信人的尊嚴與人權;沒有任何一個族群,應該在政治上被迫害,在經濟上被排擠,在文化上被邊緣化。但這只是作為一個政黨最基本的工作。從現在開始,在我帶領之下的民進黨必須更往前走一步,要走進外省族群的文化情感中,讓民進黨成為他們在情感上可以依靠、在理性上可以仰賴的政治選項。
民進黨唯有帶頭這樣做,才能具體實踐黨綱中的文化包容與民主性格。我會以身作則。再說一次,流亡不是問題,不要再讓任何族群流散,才是我們唯一關心的事。
作者為民進黨主席
http://tw.nextmedia.com/applenews/article/art_id/32547262/IssueID/20100529


bar